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新闻 >> 文章正文
浙江张氏叔侄奸杀冤案——到底谁是冤案制造者?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2003年5月19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接到报案,在位于西湖区留下镇的一路边水沟内发现一具年轻裸体女尸,根据法医鉴定,死者系被强奸致死,死亡时间为当日凌晨时分。根据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警方将张高平叔侄二人锁定为重大犯罪嫌疑人。四天后,张高平、张辉叔侄二人被杭州警方带走调查。事实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这还要从5月18日叔侄二人的善举说起。

2003年5月18日晚,安徽歙县38岁的张高平和27岁的张辉叔侄二人驾驶自家解放牌货车去往上海送货。因熟人委托,17岁的年轻女子王冬要搭车前往杭州,由于当时交通不算发达,有很多农民朋友经常搭车,且刚好路过杭州,因此张高平叔侄二人便欣然同意了。

据张氏叔侄交代,王冬的目的地是杭州西站,到站后她姐夫会来接她。而张氏叔侄每次路过杭州都走绕城高速,不进城区,更不会到西站,但因为担心女孩的安全,出于善意,就把她送到了杭州西站,结果到了杭州西站,王冬用张高平的手机给她姐夫打了电话,她姐夫因故没来接她,让她打车到钱江三桥一个叫某某的地方,再跟他联系。张氏叔侄再次好心把她送到离钱江三桥更近的艮秋立交桥,然后驾车离开。此时已是19日凌晨1点50分。

5月23日,张氏叔侄两人送完货回到老家,在女孩上车的地方被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刑事拘留,随后被带到刑警大队。二人被警方询问时,曾表示直至19日凌晨1时50分死者下车前,三人一直在一起。警方因此认定“二人反映情况不实,有重大嫌疑”。随后叔侄二人长达近十年的噩梦就此开始。

据张高平后来讲述,警方对他叔侄二人进行了刑讯逼供,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连审七天七夜,不许坐,不给吃,不能睡,手从背后铐起来蹲马步;鼻孔和嘴插满点燃的香烟,如果烟灰不一样齐就要挨打;让他躺在地上,双脚朝天,封住嘴巴,鼻腔灌水,烟头烫身体……但即使是这样,张高平仍然坚决不认罪,做了两份无罪记录。

张高平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侄子张辉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据他后来交代,警方让他五天五夜手从背后铐起来跪皮鞋底。在不让吃和睡的情况下,警方让他们猜“作案”细节,猜不对就打巴掌,直到打的张辉大小便失禁,也不给换衣服,就这样穿了五天。

之后张高平又被送进了省公安厅看守所,看守所里的看管袁连芳打他,拿了一份写好了犯罪过程让他抄,不抄就接着打。被打到没有办法的张高平只能抄了袁连芳写好的“作案过程”。但当时警方根本没有取得任何能直接证明二人杀人抛尸的客观证据。

受害人留下的衣物、行李、尸体上,没有张氏叔侄的指纹,受害人的阴道中没有检查到精斑存在。案发以后,张家叔侄的卡车被仔细的检查了数遍,没有发现精液,体液和毛发,甚至连任何搏斗痕迹也没有。

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死者指甲末端检验出了一男性皮肤表皮组织,根据得出鉴定报告,警方经比对发现,这份DNA不是张氏叔侄任何一人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张氏叔侄没有实施犯罪行为,而警方却熟视无睹,视而不见。

2003年6月28日张氏叔侄被检察院批捕。2004年2月26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张高平、张辉强奸致人死亡为由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4年3月1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不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在庭审中,检方在明知DNA鉴定报告关乎张氏叔侄切身利益的情况下,却并没有出示,似乎是有意为之。在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严正抗议的情况下,检方才出示了鉴定报告,但是发表了质证意见,检方认为,该鉴定报告与本案无关,同时还出具了张辉在看守所的同看管袁连芳的证言,袁连芳称:“张辉曾在关押期间神态自如的讲述了自己强奸杀人的详细经过。”庭上张辉请求法庭传唤袁连芳,要求与他当面对质。但合议庭驳回了这一请求。


2004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从判决结果可以看出,合议庭没有采信DNA鉴定报告,而是采纳了袁连芳的证人证言。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认为,手指为相对开放部位,不排除被害人因生前与他人接触而在手指甲内留下DNA的可能性。


张高平、张辉两人不服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4年6月,浙江省高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10月1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撤销原判,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十五年。


宣判后叔侄二人拒不认罪,并一直向司法机关申诉申冤。2005年,叔侄二人分别被从浙江押送至新疆石河子和库尔勒监狱服刑。在石河子监狱的张高平不服管教,不断地写申诉材料,无论如何拒不减刑,想以此引起司法机关的重视,让案件得以重见天日。


张高平在监狱的反常表现,引起了一位驻监狱检察官的注意。这位即将退休的老检察官在研究了案件材料之后,深感此案非比寻常,案情重大,存在冤假错案的可能性很大,便开始帮张高平邮寄申诉材料,找代理律师,向浙江司法机关发函,希望浙江司法机关能够复查此案。

2011年11月22日,由于叔侄二人的不管申诉和老检察官的不懈努力,上海《东方早报》对此案进行了报道,张氏叔侄案引起浙江省委政法委高度重视,浙江省政法委成立评查组开展案件复查工作。因此,杭州市公安局再次将被害人指甲末端擦拭滤纸上分离出来男性的DNA分型与数据库进行比对,发现与此前勾海峰DNA分型七个位点存在吻合的情况,该局遂将此结果送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再次进行鉴定,也得到了证实此案实为勾海峰所为。但勾海峰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盗窃罪等一系列罪行被判处死刑,已于200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


2013年3月20日,浙江高院在浙江省乔司监狱开庭进行了再审。庭审中,出庭检察员指出,该案没有证明张辉、张高平强奸杀人的客观性直接证据,间接证据也极不完整,缺乏对主要案件事实的同一证明力,没有形成完整有效的证据链;该案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以非法方法获取被告人有罪供述的一些情形。


3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张高平、张辉无罪。至此,历时近十年的张氏叔侄案件终于沉冤昭雪。一起冤案,毁了几个家庭。

十年前,张高平是村里的首富,多年跑长途货运留下的积蓄让他的家境颇为殷实。

十年后,村里的三层小洋楼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张高平的老宅子被包围在其中,已经破败不堪。张辉在西北大漠近十年的摧残,还没成家,已然变的像个小老头。而被侵害失去生命的王冬家人则再也无法见到心爱的女儿了……


有人说,被人称“女神探”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的聂海芬是这次冤案的始作俑者,但她又怎能凭一己之力让浙江省市两级司法机关甘愿被她驱使呢?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在再审判决的法庭上,张高平说了这样一段话:“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至此,张氏叔侄案尘埃落定,国家赔偿亦是后话。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骚扰电话通报
·2009年,内蒙古4名罪犯..
·通报 河南 焦作 183 391..
·紧急申明
·中国尘封40年特赦制度或..
·律师因律师证未经年检代..
·最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
·警察枪杀警察,警察刑讯..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将开庭..
·特赦与大赦有什么不同?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